误解与争端,莫纳克亚是否依然能够成为下一代人的天文圣地?

2019-11-07 15:31:38

阅读(1856)

由于其优越的观测条件,夏威夷的莫纳基亚从上世纪中叶起就成为天文观测的圣地。目前有13架望远镜在这里工作,其中4架是8米以上的大型光学望远镜。由美国、日本、中国、印度和加拿大共同建造的下一代旗舰三十米望远镜(tmt)也计划在这里落户。然而,随着近年来夏威夷传统文化的复兴,tmt(以及莫纳克的其他天文活动)不幸成为原住民发泄他们对历史和现状不满的一个出口。在美国社会,包括天文学界,土著人得到了广泛的同情,但他们反对tmt的理由值得怀疑。最近,加州理工学院的几名博士生领导了一封支持tmt的公开信。目的是澄清事实,表达对tmt的支持,并鼓励基于事实的辩论。

一、摩纳哥亚洲天文史

夏威夷从海啸开始,成为现代天文学的一个重要地方。1960年,智利8.5级地震引发的海啸袭击了夏威夷岛上最大的城市希洛。当时,夏威夷岛商会主席从他的气象学家朋友那里听说莫纳克山顶的天气非常晴朗透明,于是他邀请天文学家观察并参与夏伊洛的重建,从而为夏威夷的天文圣地开辟了道路。

从海平面看莫纳基亚山。这张照片来自维基百科。

从远处看,莫纳基亚山就像大海中的巨人。来自太平洋的反气旋在海拔2000米的山坡上形成了类似“气墙”的逆温层,阻挡了空气、水蒸气和尘埃从低海拔向高海拔的移动,确保了山顶异常良好的能见度和大气结构。出于同样的原因,站场上方的云量主要是高空卷云,总云量要比通常的大陆站场好得多(详见赛先生:“观天”也需要“地理位置”。望远镜如何定位?).所有这些都使莫纳克4200米的顶峰成为北半球最好的光学红外观测站,这里有两个10米凯克望远镜、8米昴宿星(斯巴鲁)和双子座-北方望远镜以及其他九个望远镜,帮助人类做出许多重大天文发现,例如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

由于历史的局限,莫纳克亚洲最初的天文工作忽视了文化遗产和环境的保护,这导致了原住民的不满。尽管天文学界已经意识到这些问题,负责管理山顶天文台的夏威夷大学(University of Hawaii)打算逐步关闭山顶天文台,并将新建的天文台置于一个相对没有争议的新位置,夏威夷天文发展的历史债务和原住民对现实的怨恨在tmt的建设中已经彻底爆发(关于tmt的详情,见:30米望远镜)。

二.tmt建设中的误区与争议

Tmt意识到夏威夷天文学发展中的历史问题,并努力在天文学和当地社区之间建立新的合作关系。在充分咨询了夏威夷土著组织和夏威夷州政府后,tmt进行了详细的环境评估,并选择了一个靠近山顶、对文化和环境影响不大的地点作为现场。在因程序问题首次失去使用保护区的许可后,TMT在当地社区环境、文化和教育方面做了三年多真诚细致的努力,并再次获得许可。

2019年7月,tmt和州政府宣布开工建设。然而,也许是由于夏威夷原住民对历史的愤怒和他们对州政府的不信任,大量抗议者聚集在半山腰的十字路口。tmt站点的建设没有进行,山顶上其他望远镜的正常观测和维护中断(最近已基本恢复)。

这么多坚定的抗议者引起了社会的同情和思考。tmt是否侵犯了夏威夷土著居民的权益?或者这些抗议者有足够合法的理由来抵制它?

纵观历史,抗议者抗议的不一定是事件的主要原因。就像西方殖民者登陆美国时带来的暴力和疾病一样,夏威夷原住民在18世纪末和19世纪初也经历了类似的苦难,给今天的原住民带来了历史创伤,他们的传统文化几乎在许多动荡中消失了。直到最近几十年,夏威夷传统文化才得到广泛重视和适当保护,并逐渐恢复。这样的历史使得夏威夷土著居民对社会产生了广泛的同情。同时,它也为天文学在夏威夷遇到的困难奠定了基础。

关于莫纳克的望远镜,大量的错误信息被传播并误导了更多的人。常见的谎言包括:山顶是生锈望远镜的墓地,其中大部分已经过时无用,tmt将是岛上最大的建筑,tmt将对地下水位产生深远影响,现有望远镜是无证建造的,望远镜在建造前就已经过时,等等。尽管抗议运动的核心是传统权利和土地控制的问题,但有多少反对望远镜的抗议是由谎言驱动的?显然,这些错误的信息使抗议者能够从组织和个人那里获得更多的支持,比如那些核心需求是环境或政府改革问题的组织。

抗议者最常引用的理由是莫纳克亚洲是原住民的“圣山”,而“圣山”拒绝双筒望远镜进入。然而,谁有权利和依据证明莫纳克的全部或部分是神圣的?在许多独立的民意调查中,即使在夏威夷土著中,tmt的支持率也徘徊在近一半到70%之间。对于莫纳克的哪一部分具有“神圣”属性的问题,没有统一的答案。Tmt远离任何“神圣”的宗教场所或坟墓。整个岛屿只有14%可以看到。从任何具有文化和宗教意义的地方都看不到它。穹顶使用特殊的铝涂层来反射天空和地面,使其尽可能不可见。

抗议者经常说tmt对当地环境构成威胁。然而,在莫纳克亚山顶火星表面的红土上几乎找不到植被。山上有一种罕见的昆虫,名叫小桥。tmt的场地建设将远离其栖息地。成千上万页的环境影响评估报告显示,望远镜对当地环境和珍稀动植物无害。无论tmt承诺零废水排放,公共汽车共享计划减少车辆交通,白天活动减少到一年四天,退休后恢复原来的景观。坦率地说,成千上万的抗议者被困在山坡路口,缺乏支持人类活动的设施。垃圾、粪便、噪音甚至非法建筑可能比望远镜造成更大的环境压力。

反对者只看到tmt的预算超过10亿美元,就故意将tmt描绘成“殖民者”,其中“资本主义商业公司与政府勾结,从当地居民身上获取巨额利润”,并赢得了很多同情。然而,一个由捐赠建立和运营的非营利天文台很难产生任何“巨额利润”。tmt能产生的唯一好处是属于全人类的“巨大”科学知识。

反对者将tmt贴上“殖民者”的标签,利用tmt作为夏威夷西方殖民历史的替罪羊来发泄他们对州政府的不满。从tmt一直以来的努力来看,给她贴上“新殖民主义”的标签是非常不公平的。除了上述措施之外,tmt还承诺满足并超过莫纳克次级综合管理计划和次级计划的所有要求;夏威夷岛新知识基金(Think)成立,并承诺每年花费100万美元帮助当地社区进行科学、技术、工程、数学教育和培训。承诺在当地大力实施劳动力管道计划,并在施工期间和之后提供数百个工作岗位;向所有tmt员工提供文化和自然资源培训以增进对文化和宗教的理解和尊重的承诺也得到了当地社区的大力支持。

三、美国天文学界的声音

莫纳克的抗议也引起了tmt合作伙伴对台湾位置的争议。他们会继续坚持莫纳克还是转向西班牙的拉帕尔马岛,那里受到热烈欢迎?Tmt必须尽快做出决定。

在以风暴为中心的美国,天文学家出于职业上的自我怀疑,对tmt的夏威夷问题缺乏明确的支持。天文学界的一封联名信呼吁非暴力对待抗议者。许多天文学家都在想,当有大量当地居民反对的时候,天文学家真的有权利为了全人类的利益在他们身上安装望远镜吗?一些人还认为,考虑到夏威夷天文学可耻的历史,tmt应该处理其他天文台的不当操作。这给人的印象是,即使天文学界也不支持tmt。

由于这一背景和对天文学未来的担忧,来自加拿大、中国、泰国、美国和加州理工学院其他国家的几名博士生共同撰写了一封支持tmt的公开信。他们没有参与tmt的工作,但他们对科学充满热情,期待tmt的革命性发现,也希望通过澄清事实来表达他们对tmt的支持。信的全文附在正文之后。最终版本花了两个星期才完成,经历了至少三次彻底的修改,咨询并听取了几十个人的建议。这个过程证实了发起人之一陈玉光的感受:在不同背景的天文学家中,经过深思熟虑,大多数人可以得出支持tmt的结论。他们有足够的信心,如果双方能够建立一个理性和建设性的讨论,天文学和夏威夷土著可以在不久的将来和平共处,并合作保卫莫纳克亚洲,一个天文学和夏威夷文化共享的圣地。

参考

[1]最后环境影响声明,30米望远镜项目,夏威夷maunakea,第1、2和3卷,http://www . malamamaunakea . org/uploads/management/plans/TMT _ feis _ vol 1 . pdf,http://www . malamamaunakea . org/uploads/management/plans/TMT _ feis _ vol 2 . pdf,http://www . malamamaunakea . org/uploads/management/plans/TMT _ feis _ vol 3

[[2]听证干事的提议,“拟议项目的咨询”,第46-49页

[3]同上,第36页

[4]夏威夷最高法院判决,第57页

http://law . justia . com/cases/Hawaii/supreme-court/2018/scot-17-0000777 . html

[5]http://www . maunakeaandmt . org/get-the-facts/TMT-support-education/think-fund/

[6]夏威夷劳动力管道项目

http://www . maunakeaandmt . org/get-the-facts/TMT-support-education/Hawaii-workers-pipeline-program

[7]https://imiloahawaii.org/news/a-hua-he-inoa-8e3ax

[8]三十米望远镜详细科学案例(2015),https://arxiv.org/abs/1505.01195.

[9]停在夏威夷,巨型望远镜在加那利群岛的备用地点面临路障

http://www . science mag . org/news/2019/09/stopped-Hawaii-giant-telescope-faces-路障-its-backup-site-canary-islands

作者:沈志霞,国家天文台ctmt组副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巨型光学望远镜、星团、星丰度等。加州理工学院博士生陈玉光是公开信的发起人之一。研究方向:银河测量,高红移星系的星系周介质。

pk10下注 贵州11选5投注 在线买彩票

热门新闻

最新新闻